SAMA

【忘羡】早恋的一百种可能性

泠依惜:

假如,在云深不之处就开始谈恋爱的少年们~


啊,十五岁的青春




==========================




早恋的一百种可能性


#论如何把先生逼疯#


 


 


魏无羡提着两坛天子笑跃上墙头,还没稳住脚跟就跟站在墙底下那人目光撞了个正着。


魏无羡:“……”


蓝忘机:“……”


今夜天气颇好,圆月皎洁,烟云疏淡,凉爽的晚风吹得人从脖子舒服到脚后跟。白衣的少年伫立在夜色之中,半身树影半身月华,美好得像一幅画。


魏无羡摸摸鼻子,提着酒坛子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天子笑,分你一坛,当做没看见我,行不行?”


蓝忘机沉默地看了他半晌,张开双臂:“下来。”


魏无羡轻轻巧巧地一跳,连人带酒落入那人的怀抱。


 


1.


魏无羡被送来云深不知处的第一天,脚刚落地就迫不及待地丢下江澄跑了。


路上他拦住一个路过的蓝家弟子,劈头盖脸就问蓝忘机住哪一间。


对方显然误解了他的意思:“你们且在雅室稍候,蓝公子此时应当还在静室……”


话音未落,眼前的人又跑没影了。


蓝忘机刚出关,此时正在静室调息打坐。冷不防被一人招呼也不打就碰地撞开了房门,惊得下意识举起了避尘。


魏无羡挥着双手:“蓝湛,我来啦!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蓝忘机:“……”收起避尘,“敲门是基本礼仪。”


魏无羡当即装模作样的扣着手指在门上补了三下权当敲过了,三步并作两步凑过来:“你这里也忒大了,叫我好找。刚还差点跟你们老头子撞个正着——哇看着真是比传闻里还迂腐。”


蓝忘机给他倒了杯茶,责备道:“要称先生。”


魏无羡正渴着,接过来一口灌了,“好,行,听你的。”想起了什么,又问:“蓝湛,说起来我们要学的东西你肯定早就会了吧。那你还来跟我们一起上么?”


蓝忘机用袖子擦了擦他嘴角的水渍,柔声道:“来。”


 


2.


蓝忘机毕竟是蓝忘机,世家子弟的楷模,就算跟他关系再好,明面上也不能胡来。好在魏无羡没两下就跟那群一起听学的弟子们熟络起来,混了一大群“狐朋狗友”。


蓝启仁在上面引经据典地念讲义,魏无羡坐在蓝忘机身后的位置,借着对方挺得笔直的身板作掩护,横里斜里地开小差传纸条。


“上回你带来的酒我都没喝上一口。”


“这有啥的,下次哥哥买了一定喊你!”


“据说山下镇子上卖的酱汁肉特别好吃!”


“桂花粥也不错!还有赤豆元宵,可糯了!”


……


“哎老头子刚讲的那题怎么答来着,一会儿要交啊!”


魏无羡冲他打了个手势,撕下一张纸龙飞凤舞地写了几个字,揉成一团,嗖地向那边扔过去。


啪。


谁也没想到,一直不动如山的蓝忘机忽然伸出手,把那团纸团截下了。


魏无羡:“……”


台上的蓝启仁注意到这边的动静,恶狠狠地瞪了魏无羡一眼,向自己的得意门生投去了赞许的目光。


魏无羡抓耳挠腮,趁蓝启仁转过去写字的空档儿又如法炮制地写了几张扔过去,结果无一例外都被蓝忘机截下了。


魏无羡用手指戳戳他的背,小声道:“蓝湛,别这么小心眼儿啊。”


蓝忘机不为所动。


魏无羡眼珠一转,又写了几个字,这回直接朝蓝忘机扔了过去。


蓝忘机头也不回地接住,拿到眼前打开一看:


“就知道你会看!假公济私!哈哈哈哈哈哈哈!”


 


3.


一众公子哥儿勾肩搭背地边说笑边走,一抬头就看见蓝忘机肃然立在不远处的一棵树下,活像块行走的训诫碑。


于是大声谈笑的人立刻噤了声,勾在一起的胳膊也赶紧松开了。只有一人还不知死活地招手喊他:“哟,蓝湛!”


江澄使劲拽住他袖子:“魏无羡你疯了?”


魏无羡向他挤挤眼睛:“看我的!”


说罢,拂开江澄的手,从人群中出来,大步向蓝忘机走去。


蓝忘机一直死死地盯着他,他每走近一步目光就更冷一分,其中深意只有他两人能懂,那眼神看得魏无羡简直欲罢不能。


于是他得寸进尺地向前跳了一大步:“我说,蓝湛!”


蓝忘机警惕地退了一步:“什么事。”


“我……”魏无羡努力忍笑就已竭尽全力,一时没看脚下,被凹凸不平的石子路绊了一下,身体猛地失去了平衡向前倒去。


其实他本可以立刻调整姿势站好的——但看着近在咫尺的蓝忘机,魏无羡心中邪念一动,干脆放任自己向前倒,还故意多施了点力,非要把对方也压倒。


只是他没注意到的是,树后正巧是个斜坡,蓝忘机被他扑倒之后,两个人咕噜咕噜地沿着斜坡一起滚了下去。


“!!!”


围观的少年们大惊失色,也不知该不该上前,一时都愣在了原地。


蓝忘机滚了两下就抱紧了魏无羡的腰按向自己,最后滚到平地上的时候也是垫在他身子底下的。


魏无羡哎哟了两声,从他身上坐起来,还不忘挤眉弄眼:“二哥哥,你演得可真好啊?”边说边在他侧腰上掐了一把。


蓝忘机猛地抬手按住他后颈,把人压了下来。


魏无羡施施然从斜坡后面走上来的时候,衣服滚得有点乱,头发也散了,脸上带点不正常的红色。


聂怀桑飞快地摇着折扇压惊:“吓人啊,吓人啊。”


江澄蹙眉:“怎么就你一个?蓝忘机呢?”


魏无羡得意洋洋地拈掉头发上一片叶:“气跑啦!”


“……”


 


4.


魏无羡又在蓝启仁的课上作了大死,被罚在藏书阁抄家规,监督他的当然是模范弟子蓝忘机。


偌大一间书室,二人独处,这简直是天赐的良机——若是没有桌上那摞厚厚的家规就更完美了。


魏无羡抄了几页就抄不动了,头向后一仰躺在了青席上,“啊,没意思啊。”


蓝忘机端坐在他对面,执笔写字的动作不停:“叔父要检查的。你若不好好抄,还得被罚。”


魏无羡只得恹恹地坐起来,一手支着下巴一手去捏笔杆子,继续跟那页密密麻麻的文字过不去。


他忍不住去瞥蓝忘机抄写的那本古书,想看究竟是什么有趣的东西能让他闷头抄写半天都不吭声的。结果越看越觉得貌似有哪里不太对。


“蓝湛!”魏无羡惊呼,“你这写的不是你家家规吗?!”


还刻意模仿了他的字迹。


蓝忘机被点破了也依旧不动声色,手上的写完又换了一张新的纸,淡声道:“你不要偷懒。”


魏无羡看着他发了会呆,忽然乐了,傻乎乎地笑了半天,越笑越大声,最后干脆在青席上滚了起来。


蓝忘机终于不得不搁了笔:“到底怎么了。”


“没,没事……哈哈哈哈哈哈哈!”魏无羡笑得气喘不匀,揉着肚子,“就是觉得你这个一本正经对我好的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


蓝忘机摇了摇头,神色却愈发柔和下来。


 


5.


叩叩。


小石子砸到窗上。


蓝忘机从榻上下来去开窗,魏无羡只穿了件中衣倒挂在窗檐上,一下子落下来扑进他的怀里。


蓝忘机替他把敞开的衣襟拉好:“为何不走门。”


魏无羡歪头想了想:“大概是因为这样更有种背着老头子私会的感觉?”


蓝忘机摇摇头,转身刚把灯点上,就被魏无羡迫不及待地拉到榻边坐下。少年一根手指按在唇上,神神秘秘地道:“蓝湛,我特地过来是有样好东西一定要给你看。”


蓝忘机问:“什么。”


魏无羡竖起手指点了点:“春宫。”


蓝忘机豁然起身就走。


“哎哎哎别走啊!”魏无羡拉住他,“你信我,这回不是普通的春宫!应该是聂怀桑那小子不小心弄错的,这本画的是龙阳的!”


“……”蓝忘机动作一滞,整个人呆住了。


魏无羡笑嘻嘻地从怀里摸出那本春宫,信手翻开,道:“来啊,一起看嘛。”


蓝忘机耳朵尖都红了,扭过头又想走:“不看!”


魏无羡眼疾手快地一把锁住他手腕,把人直接拽倒在榻上,这回干脆整个人骑了上去,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眼睛里有道特别亮的光:“蓝湛,你是不是怕了?”


“……”蓝忘机沉默不答。


“你不看,那我看。我还没看呢。”魏无羡两腿分开坐在蓝忘机身上,一手按在他胸口,一手把那本图册又翻了一页,竟真的借着那一点灯光看了起来。


“哦……还可以这样……”


“哇!”


“……啧啧啧。”


他一边看一边感叹,手上也不老实,直接从蓝忘机微微敞开的里衣里伸了进去,照着书上的图画,这里捏捏,那里捏捏。皮肤的触感好极了,像温暖的磁石,他摸着摸着就上了瘾,手上力度也不自觉地越来越大。


蓝忘机本来只沉默着让他肆意妄为,渐渐地皱起了眉,呼吸似乎也粗重起来,咬牙道:“魏婴,住手。”


魏无羡摸得正爽哪会停,手上又翻了一页,这回直接隔着裤子握住了蓝忘机的某处。


“哇。”魏无羡勾勾嘴角,凑过去低声道:“蓝湛,你硬了。”


他手上的那页春宫画的正是一个男子将另一个男子压在身下用力征伐的场景,和魏无羡现下压在蓝忘机身上的姿势一模一样,他不由得兴奋地舔了舔嘴唇。


手上动作毫无章法地越来越重,魏无羡正飘飘然,忽然之间天旋地转,脑袋撞上了柔软的被褥,回过神来已经被面前的白衣少年压在了榻上。


蓝忘机的浅色眼睛沉得像旋涡,要把他整个人都吸进去。


魏无羡不知死活地眨眨眼睛:“嗯?不舒服?还是……”


“……你想自己来?”


蓝忘机气势汹汹地格开了他的手,低着头寻到那两瓣柔软的嘴唇,用力吻了下去。魏无羡被吻得迷迷糊糊,全然没注意自己刚才在书上看到的那些招数都反过来被用在了自己的身上。


——直到后来发生了他过去想也不敢想的事,也只能哆哆嗦嗦地抱紧蓝忘机的脖子,小声呜咽着央求他慢一点,慢一点。


 


6.


隔天,魏无羡破天荒的和蓝忘机一同出现在兰室。


江澄把他拉到一边,如临大敌:“你昨晚去哪浪了?是不是偷溜出去又被他发现了?”


魏无羡朝他翻白眼:“你快别问了。”


江澄察觉到他走路不稳,继续道:“你这是……被蓝忘机打断腿了?”


“我谢谢您了!”魏无羡没好气地瞪他一眼,转身回了自己的座位,费了好半天劲才坐下去,仰着脖子生无可恋道,“我发誓我再也不去招惹蓝湛了!”


“……”


江澄下意识一回头,看到台前的蓝忘机也目光凉凉地望着这边,十二分怀疑:“你说这话当真?”


当然是假的。


蓝启仁讲完上午的课就走了。魏无羡没事儿人一样从座位上跳起来,冲蓝忘机喊:“咱们去镇子上吃饭啊!蓝湛!”


江澄哼道:“你脑子是不是有……”


“好。”蓝忘机平静地答道。


江澄:“……???”


所以,他不在的时候这两个人究竟发生了什么?


 


7.


兰室之内,魏无羡同金子轩怒目相视,剑拔弩张。


金子轩恼自己长辈为他订的那门亲事,魏无羡恼金子轩自命清高瞧不起人的态度,下午从云深不知处的漏窗墙下回来,这两人就都憋了一肚子火,到现在终于再也憋不住了。


金子轩口无遮拦的几句话还没说完,魏无羡已经狠狠一拳打在了他的脸上。


众星捧月般长大的小公子哪里受过这种气,被打得懵了片刻,反应过来后当即提拳回击。


只是他的拳头没能打到魏无羡身上——蓝忘机捧着一摞卷宗刚跨进兰室,抬眼看见这一幕,想也不想便闪身冲了过来,挡在魏无羡身前,手里的纸张散落一地。


金子轩的拳头被捏在蓝忘机手里:“你——”


魏无羡在他身后皱眉道:“蓝湛你让开。”


蓝忘机如同未闻,只看着金子轩道:“云深不知处禁私自斗殴。”


金子轩敢跟魏无羡过不去,但还是不太敢惹蓝忘机,被这样说了怎么也不好再动手打下去,刚准备说几句狠话解解气,就听蓝忘机冷冷道:“金公子,慎言。”


“……”


金子轩冷哼一声,愤愤地甩袖走了。


蓝忘机转头去看魏无羡。后者烦躁地一甩手:“行了我知道了。”


这件事虽然没闹大,最后还是传到了蓝启仁的耳朵里。先出言不逊的那一方是金子轩不错,但是魏无羡那一拳却是打实在了,活生生让小公子肿了半张脸。


蓝忘机走在寂静的石子小路上,远远地就看到那个穿着紫色衣服的少年垂着脑袋跪在地上,肩膀似乎还在微微耸动。


蓝忘机有那么一瞬间以为他在哭,平稳的脚步甚至都乱了,赶忙走过来看他。


谁知他看到的却是,魏无羡就着跪在石子路上的姿势,闭着眼睛睡着了。


蓝忘机:“……”


魏无羡早被罚习惯了,这点小伎俩根本不够看的,一觉直迷糊到傍晚才醒,睁眼看到蓝忘机肃然跪在他身旁,还以为自己没睡醒。


他本来心里有点火气,一觉醒来就消得差不多了,现在看到蓝湛居然还陪着他跪,更是难得地生出些愧疚来。


他试探地喊:“蓝湛?”


蓝忘机:“嗯。”


魏无羡:“你生气了?”


蓝忘机:“没有。”


魏无羡:“哦……”


两人静默半晌。夜风吹得魏无羡打了个哆嗦,他往蓝忘机那边又挪了一点儿,小声道:“……蓝湛,我错了。”


蓝忘机怔了怔,放在膝上的手伸过来,轻轻握住了魏无羡的。


 


 


=没啦!=


 




蓝启仁怒发冲冠:“你这是本末倒置,罔顾人伦!”


蓝忘机站起身:“叔父,弟子看来,魏婴所言并非全无道理。”


蓝启仁不可置信地看着他:“忘机……?你刚说什么?再说一遍?”


魏无羡十分不厚道地捧腹:“哈哈哈哈哈哈哈!”


然后他就笑醒了。




==============


桐桐小朋友说想看小朋友!开心吗!


==============


啊,很多人有疑问,来解释一下。


这篇没有刀啦,就全部都是糖。最后那个“醒了”,是我为了打END顺手加的啦。但也不算是完全随便吧,毕竟就算十五岁开始谈恋爱,汪叽也不会在这个时间点公然在这个问题上顶撞蓝启仁的~


除非...是大汪叽穿越回去 _(:з」∠)_emmmm..



モカ。:

消失半年突然诈尸!

这阵子画了下一直想画的原创漫画,艰难地搞出了第一回(……)

虽然一如既往的狗血+少女漫,但开心就好,反正改不掉(靠

第一次尝试中国背景,画完还是蛮有意思的w


「瑛」第一话/共46P

作品中出现的人名、地点和现实无关

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第二话,定个目标明年内完成


ELF:http://elfartworld.com/works/186510/

欢迎给我留言和感想!

啊啊啊啊啊啊啊呜呜呜呜呜呜呜!!!!!!!!!!!!!!!!!

Don'tBreakMyHeart:

回来了,凑了个⑩



重开下评论,还是想看评论

谢谢大家了


--------------------------------------

明天起来改第一张的可能性是百分之八十